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边

...往事越千年 陈酿白云边

 
 
 

日志

 
 

渤海湾忆旧之五...疯狂的长腿哨  

2008-09-28 02:12:20|  分类: 渤海湾忆旧(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5年的春天,25岁的我在鲁招渔xx63号船上当了两个月的见习水手。十几年过去了,其间的酸甜苦辣早已灰飞烟灭,再回首,印象最深的也就是那满舱乱爬的长腿八带<。)#)))≦,俗称长腿哨是也。

当时我刚上船没几天,船长是大老秦,很剽悍、很耿直的招远汉子。因刚开海,许多的伙计还未来,船上就我们两人,出去拖底网也还能对付。出了几个海,刚把拖底的一套活路学明白,紧接着就赶上了多年不遇的长腿哨之战!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长腿哨跟小红虾一样的作息规律:晚上在海底睡觉,白天起水上层活动。因我们拖的是底网,所以,地球人都知道,必须晚上出海。其实发现长腿哨也是很偶然的.....有一回在航道边作业,大白天网里居然发现了20来只!师傅(大老秦)说:笑推呀(小崔呀),沃堪油庙(我看有苗.....有戏的意思)!别虾毕漾得瑟啦(别再自我感觉良好的蛮干啦),拔望家去塞教(起网回家睡觉),晚上来造(拖)它两网!

再次上船,已是日暮时分。红彤彤的太阳停泊在海面一桅杆高的位置,圆圆的,比白天大了几倍。它温暖的目光看着微微风簇浪的海面,营造出真真切切的半海瑟瑟半海红的佳境......我看的简直有些呆了......

渔船行驶在宽阔的航道,两边的航标灯已自动开始工作,红的闪光、绿的闪光,交相呼应,准时为来来往往的船只导航。

夜幕彻底笼罩了整个海天,我们的网也下上了,不偏不倚,就下在航道的南界与养殖区的北界中间那一溜空白地带。这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些,既不会拖上航道内的淤泥,又不会拌上养殖区楔在海底的橛子。可不要小看这一点,这里面可有机关。因还未起网,我暂时无所事事,师傅便大声对我讲解其中的奥妙.....

顺便说一下:

俺师傅眼神一流,就是耳朵有点背,所以嗓门特大(可能他认为只有大声说别人才能听得见)。师傅说,往岸上看!有两盏黄灯吧?!一高一矮!都安装在市区的高楼上!若两灯在一线上,说明我们的船在航道正中间!若矮灯在左,说明船在航道左,反之则在右。呵呵呵,俺可是听了一遍就记住啦!在俺以后的单枪匹马夜战航道及岛头海域,这句话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据我所知,就拿现在来说,还有不少的船长不明白这一点,夜间作业经常进航道,拉一包又黑又黏的淤泥还不知咋回事呢-----就好比生活中的很多事,往往就隔着一层薄薄的纸,你不去点那一下就永远看不到窗外的风景。

拖了近一个小时,拔起网来一看----那情形,作个缺乏修养的比喻,简直就是:两个哑巴亲嘴------好的没法说!足足有20来斤的长腿哨!还不算别的海螺、螃蟹之类......要知道,那年长腿哨出口南韩、日本,价格比往年高了一倍,十块钱一市斤(这还只是开始的价钱,最后涨到了16元)。这在当时是什么概念?这短短一个小时的收获,超过我在医院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了.....人为财S,鸟为食W,既然边上有这么多,毫无疑问,更大的诱惑在眼前那一片漫无边际的扇贝养殖区。没有丝毫犹豫,俺师傅找准一条宽的空挡,吩咐我下网,往正南方向,往那一片漂满圆圆的浮球,恰似一片西瓜地的养殖区,义无反顾的拖过去!......拖了还不到40分钟,前面横着出现一方西瓜地,只好起网,结果是不消说的,几乎清一色的哨,足有40斤!师傅掌舵的手有点抖了,说话的也分贝降了不少......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那一帮船还在北边航道边,离咱好几里地哪,就是扯破嗓子吼人家也听不见.....不过还是有道理的,假如再来一条船,这本来就不宽的空挡就无法干活了。

品种单一,渔获也好分拣,只管把那满舱乱爬的哨捉住,丢进盛着海水的大桶里便是。(不要嫌呼俺啰嗦,说到这桶里的海水,还有小秘密呢。原本都是就地取材,打些海水倒桶里,一则养那些宝贝,海鲜嘛,死了就没意思了,价格会一落千丈;二则让它老实些,长腿哨的八条腿可不是吃素的,就算你再光滑的桶壁它也能爬出来----但在水里还是很老实的。一开始的时候都是用海水,到后来就变了味,清一色的淡水!为嘛?嘿嘿,这里面有个渗透压的原理.....淡水养的哨,原本软软瘪瘪的头,一下涨鼓鼓的,一百斤至少可以喝进三十斤的水!呵呵...当时长腿哨可是敞开收购,有多少要多少,行情还天天见涨。萝卜快了不洗泥嘛,再者说了,反正也是出口给高丽棒子或者小日本吃,咱当地海边可没人买这些假玩意,尽管兑他娘的淡水就是!)

刚刚坐下来抽了一根烟,就听见机器的声音戛然而止......慌忙站起来,抓住那两条浮绠没头没脑的收起来......师傅过来了,要过一根也拔了起来。怎么啦?不用说,绊网了呗。这片海域,海底全是打的橛子,起固定养殖架子的作用,只要挂上,就够难缠的。果然,拔到大绠,就再也不动弹了!我俩交替拔了几回都是纹丝不动.....这可咋办呢?师傅有点恼火:缠后柱上,拖它B养操的!我担心把分档板拖坏,忙说甭着急,我再晃它两下试试!说话间,我两膝顶着船后挡板,双手紧握大绠,一上一下的晃动.....有门!有点活动了....我心中一囍,光顾手上用力了,脚下一滑......绊着的大绠是上来了,我却一个猛子扎进了黝黑的海里!

当时大脑很清晰,下去至少有5米深,用力太猛了。说实话,还真没怎么害怕,就是在往上翻的时候费了点劲。要知道,当时是春末时节,海上还颇有点春寒料峭,我穿的是棉衣,外面还套着一身皮衩,最要命的是那一双高腰雨靴,灌满水就像一双铅鞋般沉重。喝了两口海水,味道很不爽-----跟过去老家腌咸菜缸里的水差不多。手脚并用,折腾了一回,终于浮出海面!呵呵,这一海域水深20多米呐。船上师傅正心急火燎脱大衣,我再晚两秒不上来他就下来了。见我大喜,随手扔掉大衣,抓起一根绳子冲我抛来(因船体太高,一个人在海里是无法襻上船的)。他用力往上拉,按说他也够膘的了,水牛般粗的腰身.....可就是拽不动。他大吼:快把鞋蹬掉!我没说话-----不能张嘴啊。最后还是上来了,那双鞋还在我脚上,那可是新买的,花了他十几块呐。不是俺要钱不要命,实在是艺高人胆大,估摸着能行,否则,早蹬掉啦-----俺又不是不傻!

师傅也顾不上海底的网了,忙不迭把我搀进驾驶室,浑身湿透了,小风一吹,还真有点哆嗦呢。我现在可要脱雨鞋了,好家伙,倒出好几斤海水.....对着酒瓶子灌了两口两块钱一斤的老烧,披上师傅的大衣,慢慢缓过劲来。

拔起网后,我俩转换了角色-----师傅蹲在前舱检货,我坐在驾驶室里开船(驾驶室里要暖和些),直奔航道边的收购船而去.....这收购船要在海里呆一晚上的,上面有吃有喝,很舒服的。卖了货,师傅握着那一叠4人头喜笑颜开,我俩在收购船上开始吃喝.....哈哈,虽说干活时间不长,竟然卖了一千多快钱!按15%提成,我能分200元左右。

吃饱喝足,师傅要返航回家,我看满海的船都正拖的不亦乐乎,建议再去宝地干它两网......师傅瞪大眼睛看了我一阵,没说话,慢慢脱下毛衣让我穿上,扭身进了驾驶室,调过船头,直奔我们刚开发的宝地。

还是那个养殖区空挡,仍然没有一条船发现这地方。也许是好事多磨,也许是龙王爷对我俩吃独食的惩罚,也许是那些养殖户对我们侵入破坏的怨恨感动了风神-----下上网后,师傅刚拉开驾驶室的门,恰巧一阵风吹来,把仪表盘上那一叠4人头刮了个莺歌燕舞,飘的满舱盖都是。我俩手忙脚乱一阵,最后一盘点,还是给了龙王爷两张。呵呵呵,不成敬意,就请您老人家笑纳了吧......

.............................

后记:嗬嗬嗬,与其说疯狂的长腿哨,不如说是年少轻狂的心。两个月后,我结束了伙计生涯,东挪西凑买了一条船,开始了海上漂泊,可能是渤海湾见习期最短的船长之一吧。还别说,那几年干的还算可以。

.............

年前旧地重游,与老船长喝了个天昏地暗.....谈及往事,套句常说的话就是光荣与梦想同在,泪水和欢歌并存哈.......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