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边

...往事越千年 陈酿白云边

 
 
 

日志

 
 

回家  

2009-08-05 20:22:49|  分类: 命题作文(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老婆吩咐了:你家大妮二小都爱吃韭菜坨,今儿邻居蒸了几个,还不够他俩吃的。明天你下班回老家拐一趟,拿点儿面粉来,咱家里那半袋都生虫子了。我去买韭菜,明天蒸它一大锅!....喳!说完马上骑电车走人,不然很可能就会听到那句老台词----喳?喳还不快滚!....

说来惭愧,琐事太多,倒把回家看看的正事给忘了。这些年来,尤其最近半年,回家的次数越来越稀落,也不知道究竟在忙些什么。多年前,兄弟姐妹几个都在家,我也是每星期必回。吃饭时团团围坐,母亲唤我秋妮(当地习惯,这妮并不代表性别,大概是娃的意思)、姐姐长我三岁,是我们家的老大,也随叫我秋妮,一直都是这么叫。弟弟排老三,叫我哥,垫底的小妹叫我大哥。虽说那时日子过得很艰难,可那份融洽,那份浓浓的亲情却是那么的真切。及后来,各各成家,都有了自己的一小摊儿,姐家的孩子上高一了,连我那最小的外甥都三岁了。再回家,大团圆的场面少之又少了....除非中秋新年等特定日子。再团团围坐,就要两桌----人马增加了,编制扩大了近两倍。姐姐不知何时却改叫我名字了,我听了还有点儿陌生感哩。倒是小侄儿一口一个大伯、外甥们一口一个大舅教我懂得了光阴荏苒。我的家庭角色在不知不觉中转变,唯一不变的,还是老母亲那一句---秋妮。

脑子里想着这些变化,不觉间到了回家的那条村级公路。这村村通就是好哇,公路自来水有线电视互联网,统统都通了。眼看到了村头,前面有条田间羊肠小道,是近路。不假思索下了柏油路,小电车开始在田埂上颠簸起来。不是为了抄近道悄悄的进村,主要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这郁郁葱葱的庄稼,闻一闻久违的泥土的芬芳。在路上不是都看过了么?两旁全是啊?那可不一样,意识里只有近家门的才感到亲切---虽然这里也并没一颗玉米一根豆角真正属于我。

刚下过一场小雨,每一样作物都在不失时机的疯长,满目鲜活的绿仿佛滴得下水来。看那一片梧桐树苗吧,是今年新栽的,已经窜到三米多高了。除了绿色的树干,就是硕大的圆圆的绿叶,并没有一根枝桠,它就是这样不管不顾迫不及待的长个儿。我想,除了竹笋,这当年的泡桐大概是生长最快的树种了。不信折断它的顶部,里面居然是中空的。挨着高高的泡桐,是两行更加挺拔的高粱。不知咋地,这些年很少看到大片的高粱了,多见的就那么稀稀拉拉三五行。许是产量低,许是鸟雀啄食严重。眼前这高粱穗上裹着的红色方便袋就是证明----三两束穗头连一块,拿大号方便袋套了,红红的一片,颇新颖。这就是我们的套袋高粱哈,绝对纯天然绿色食品。

冷不丁瞅见大片的葱,一拢拢整整齐齐精神抖擞。第一反应就是瞥一眼车前篮里的一把刚买的小葱,二斤,三块钱呐,人家卖葱的还给饶了两根半截的。是的,的确是后悔了,我早该晓得这儿有铺天盖地的葱田啊....家里等着用,进去薅两把,不算偷的。这几毛钱一斤的玩意自打去年就涨的离谱,年前居然涨到了三块。以前从来不用我买菜,也从不关心这些。忆起了光屁股童年,啃着窝头去上学,路上顺手拽两颗大葱,还很奢侈---只吃葱白。吃的那个惬意....现在还有丝丝甜津津的味道哩。

这时节最普遍的作物就数夏玉米了,小麦收割后播种的,俩月不到,个儿就是姚明见了也甘拜下风。油绿的叶,粗壮的根茎,昭示着旺盛的生命。已然结穗了,双头的居多,红黄白各色玉米须争奇斗艳。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吃嫩玉米了----用宁波博友老王哥的说法:长胡子了都,快熟了~~

一阵嗡嗡声由远及近传来,奥,原来是用弥雾机给棉田喷药的。俗话说七月十五趟花棵,眼下才六月十五(今年闰五月原因),满目皆是碧绿的棉桃了。饱饱的肚子圆滚滚,尖尖的小嘴紧闭着,过不了多久,它的小嘴就该咧开了,会笑成一朵四瓣洁白的花。

至于那些个茄子豆角辣椒西葫芦,不过是田间地头的点缀,家家户户撒点种子,源源不断的收获远超过吃的速度。很多熟过头的径自落了,烂在地上也没人过问。突然涌上一个想法:有点儿土地就是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还有什么能比这土地更珍贵的呢?终于明白了保家卫国、寸土必争的本意了。

一路走望,眼见得离家近了。靠近村东头,是大大一片低矮的桑田,刚剪过枝,用来养蚕的。我知道村里不少人家都养了几帘蚕茧,也是一项增收的好门路。这桑树与旧年间的高大的树种不同,也故意不让它长高。隔段时间就剪一茬,让它横向发展,目的是多收获桑叶。相同的是也结美味的桑葚,黑红的黄白的,一样的肥硕。盈盈和悠悠这次没跟着来,不然一定会钻进林子里,先吃的满嘴黑红,再满满兜一背心出来。

进村,高大的白杨树多了起来,真个绿树村边合。合抱的树比比皆是,家家户户的灰墙红瓦掩映其间,虽无江南水乡的阴柔妩媚,倒符合了北方的阳刚拙朴。房基是超标的高,砖墙是夸张的厚实。这两年新盖的一批独院小楼,更是鹤立鸡群般张扬。

进得家门,老母亲迎来,照例是那句---秋妮来了?惯常口吻,仿佛我昨天刚刚来过.....一下就抹去了我一路怀揣的迟来的负疚。卸下专门买的东西,大多吃的。烧鸡、鸡杂、水果一类。村里超市没这类风味小吃,只卖白条鸡。放假在家的大外甥女过来文文静静叫声“大舅”,接过那些大包小包。眼见她又长高了,比我还高出一额头呐。我大模大样的环顾了一圈满满当当的院落,嗯,布局基本上是外甥打灯笼,还是那种熟悉的亲切。只是那条拴着的阿黄,警惕的冲我狂吠。这不怪它,第一次来家欺我面生曾经揍过它一棍子,猫记千狗记万,它当然不会忘了我的好处。

来之安之,先不忙韭菜坨,家里有的是不掺增白剂的面粉。我先得左邻右舍溜达一圈去,省的走后人家给我一个“大”的评语。现在的庄户人家,大都有外出打工经商的背景,外面的世界并不陌生。今天你开着大奔进村了,没人会觉得稀奇;明天栽了,拖着要饭棍回家,同样没人会觉得稀奇。对前者不会巴结,对后者也决不鄙夷,人风淳厚如昔。只是见不得半分趾高气昂,任你县上市里的头头脑脑,一样不尿你。见了辈分儿高的,哪怕你是留着八岁毛的小人,花甲老汉一样恭恭敬敬称呼你大叔二爷爷。托祖上福荫,我就属那类葱短辈儿长的----小时候,对门的张老三就叫我大爷爷,现在他也没翻过身来,见面还得管我叫大爷爷尽管他已四世同堂。

兜里早备了两盒高级点儿的香烟,这烟可不论辈分。碰上老少爷们,未开言先让烟,显得热火。本村有位在外边混得很粗的人物,在位上发号施令,威风八面。每次回老家,刚进村头,必下了小车,随从拎着条香烟紧随其后....在外久了,踏上老家的地,亲切熟悉荣耀愧疚五味杂陈,最切实的就是那种放松且安全的感觉。

前边就是三叔家,他刚建了新房子,我那小堂弟柱子快要结婚了。一定跟村支书烟酒研究了!村里早规定了:配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统一规划,各家各户房子保持现状,只许拆不许建。听说下一步要在村南靠近外环路那块建设新村,老房子全部推平,都要改为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新农村格局。心仪已久了,改天叫上支书大侄子喝两盅,看能否给安排一套。留着,有一天老了,我也来过几年采菊东篱的安逸日子。

崭新的大院子里热闹异常,一桌麻将,一桌斗地主。只一个回合,我的第二包香烟就瘪了,装了满耳朵的大叔、大爷爷----大爷爷,您老人家来玩两把不?----呦~~大叔啥时候来类~~开的宝马还是宝驴?....

眼见得红日西坠,该回了,晚了领导该来电催促了。给三叔三婶打个招呼,余下的不用多言语,转身走就是。老家习惯,街坊邻居间不需要郑重其事握手道别之类的。有人来闲串门借东西,搭讪两句,再抬头看,人早没影了---就是这么随便。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