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边

...往事越千年 陈酿白云边

 
 
 

日志

 
 

石板房  

2011-12-19 20:44:24|  分类: 命题作文(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街上一伙开店的朋友在门市里例行小聚,仗着下午生意清淡,皆开怀畅饮。喝过白酒喝啤酒,直喝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啤酒喝多了胀肚子,十万火急之下贪图捷径-----余跌跌撞撞去了对面建筑公司后院(xxxx.....此处略去32字)因陋就简,酣畅淋漓之际,惺忪醉眼瞥见那几株熟悉的白杨-----啊?!这俊秀的白杨甚么时候居然只剩下头顶稀疏几片鹅黄呢?咦?旁边几株老树更甚,光秃秃片叶皆无,尖尖的枝丫直指灰蒙蒙的苍穹。一阵风过,携裹着沁人心脾的凉,双股站站不由得连打几个寒噤。
唉、想来平日里一班兄弟,每日一小晕,三天一大醉,虽谈不上纸醉金迷,却堪称醉生梦死。酒后不知来过这后院多少遭,怎就没注意这暑去寒来,水瘦树老?屈指细数,不错的、当下节气立冬早过,冬至招手在望。除了那一成不变的冬青,还有那四季长绿的女贞,偌大的院落,四下环顾满目枯萎,落木簌簌,一片凄凄惨惨戚戚。
 仿佛就在昨天,和煦的春风拂面,嫩绿的小芽初绽,印象中每一棵树都面带微笑,文质彬彬的与这活力四溢的春光两情相悦。仿佛就在昨天,轰隆隆几声惊雷过后,漫山遍野的花树瞬间都成熟了,呼啦啦的树涛,争相呼应着盛夏热烈的蝉鸣。然而这一切的一切,我们仿佛都熟视无睹------无睹除自己生命以外的生命的存在与变迁。
或许我们每天都很忙,忙现实忙实现,无暇去求证到底那一刻绿了芭蕉,那一刻红了樱桃。或许我们每天都很累,回到家就倚在沙发里不愿动弹。其实我知道你微闭的眼睛并没有休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外乎那些曾经被我们严重鄙视为“庸俗”的东西罢。现今,我们却趋之若鹫。
一直有一个盼望,盼望生活有一个拐点-----拐过这个点,就可以无牵无挂理直气壮心安理得解甲归田终老南山。这个点其实距离我很近,就在前面不远处时隐时现。似乎唾手可得,可每次就差那么一指间。经过多少天又过了多少年慢慢就会懂得-----其实,其实它就是毛驴头上耷拉的一缕青草,永远也吃不到,却无时无刻不在引你前行。
 -----终于有一天-----有一件事-----有一个地方,兴奋了木讷的神经、打破了习惯的思维、唤醒了尘封的记忆。先上图------有图有真相.......

 

 

图片

 

 

 这张照片是不久前去母校同学会拍的,其实拍照时正值酒后,师生们都喝了不少,赤橙黄绿青蓝紫喜怒哀乐随他去。老则老矣,清醒的你,依稀可辨当年药一班青涩的风采乎?

宴席自有学兄安排,仪式自有老师主持。相见欢相见泪,有诧异有会意,有奔放的酒有热烈的歌,更有语惊四座的祝酒感言------亲爱的童鞋们,今天在座的咱们都不是当年砸铁卖锅的咱们了,咱们今天有心情聚在一起、有能力聚在一起!我提议以后常聚首,岁岁年年有今朝!

------班主任的更给力(班主任是当年的留校生,我班是他带的处女班,他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甚至比班里的一位学兄还小一岁呐)------哎呀,我看到同学们都发展的这么好,我倍感欣慰!哎呀,不过还得注意奥,人常说:没事搞个同学会,拆散一对儿是一对儿。哎呀,我希望咱们班52个同学哈,尽量不要出现这个情况奥、、呵呵呵呵呵、、、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加之每个人都很忙(心情归心情,毋庸置疑当时心情都是非常豪迈的),所谓的身不由己吧-----毕竟我们都不是当年的独立自然人了。幸亏我事先带了相机,赶紧的请酒店服务员给拍照留念吧。然后就是相互握手珍重、依依惜别.....恋恋不舍的声声鸣笛中,转眼间一干人等都作鸟兽散。意料之中,留下的,毕竟还是当年“砸铁买锅”的几位铁兄铁弟啊.......

-----此为“一件事”,接下来就是“那一个地方”了。在学兄华华和涛子真诚挽留下,余当晚独自留宿在x宾馆,相邀明天一早去附近的一个好去处------山亭石板房,是班里一个学弟的老根据地,听说目前他在那医院一把手了,甚是逍遥自在......

翌日洗漱刚毕,华华兄电话就来了:老弟昨晚睡得可好?叫了几位美女侍寝啊哈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唉、甭提啦甭提啦、昨晚真是难得清静,我看电视看到午夜居然连一个骚扰电话都没有打来。我就奇了怪了,莫非这滕州的精神文明建设的果真这么好?起床时才发现,昨晚醉醺醺的不小心按下了那个“避免打扰”的按钮了,怪不得、怪不得、唉、都怪酒大哥啊、、不说啦不说啦,华哥你快过来咱们一块用早膳哈......

休嫌罗唣,马上切入正题-------鸡也不叫了,狗也不咬了,时辰也不早了,马上跟我们去石板房一见分晓吧----

 

 

 

图片

 

 这便是入口处的景区简介,旁边还有两处介绍----电影《南下》开机第一场景拍摄地、枣庄市某某领导莅临指导云云.......这些都是例行公事,仿佛可以一笔带过,不知道接下来的,能否带给我别样的触动?

此行的地主非常要面子,热情的简直让我手足无措。说来也难怪-----东道主连老三,我们班当时最小的学弟,当年的小锁子,现在山亭区大名鼎鼎的三哥了都。引用涛子的话说-----我靠,你以为嘛呢,现今的小三哥跺下脚,山亭起码要晃三晃~~~扯远了哈,请诸君看清脚下的崎岖的山路,紧跟小锁子,让我们的探索发现之旅渐入佳境吧------

 

 

 

 

 

图片

 

 

虽说是景点,但却无景区大门,顺理成章也没有所谓的售票处,车子可以盘旋而上畅通无阻直达村口。这一点很关键,也很让人感动。非是新兴景点人气不旺,值不得售票;而是得益于当地政府主管部门高瞻远瞩,胸怀四海放眼未来的韬略 ,敞开山门,用山东汉子特有的憨直大气赤裸裸迎你回家。

久居平原,看惯了一马平川,极少置身于层峦叠嶂的群山里。近处是石头,远处是石头,脚下也是石头-----真真切切脚踏实地的感觉。这里的小山包海拔不过数百米,虽无三山五岳之雄壮巍峨,但却比俺老家的麦秸垛不知高出多少倍去。照片里是一座祠堂,名为-----肖氏宗祠。坐落在村口唯一一块平地上,其墙壁皆块石砌就,大大的开间并无夹山靠数根木柱支撑,颇显宽敞。木柱颜色黝黑,彰显其年代的悠远-----这是石板房景区最为奢侈的建筑物了。宗祠右侧有一羊肠小道,曲径通幽,直达上面原汁原味的古村落。紧跟锁子的屁股,我们赶紧的去一探究竟-----

 

图片

 

 

拐过一个弯道,山路右侧脚下赫然出现一个院落,有正房有偏厦有鸡窝羊鹅,有刚收获的新鲜的红薯 有积满落叶的石磨,还有高挂山墙的芝麻。尤为难得的,院里还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者。老大爷老虽老矣,可绝不雷同于一般的鹤发童颜老一族。老人家依然腰板挺直,头发乌黑,只是顶端制高点一片荒芜。

涛子一贯是非常活跃的,第一时间和老人家打招呼:大爷好啊!您老高寿啊?老人家闻言甚是开心:您几个都好啊!上去看看啊?事先已经听过小锁子介绍了,这村落里男女老幼早都搬离了,都去山脚下的新村定居点了,这一户算是特例,故土难舍,依然呆在老屋。看老人家悠然自得的神态,对答如流的阵势,估计早已阅过万千游人了吧。

且细看:石板上晒着的分明是新鲜的红薯根,不知道这玩意会派做何用场?磨粉?喂羊?李树下是一盘石磨,分明还在转动,不知道究竟碾碎了多少日出日落,碾碎了多少阴晴圆缺?旁边有一石砌灶台,一顶铮亮的铝合金大锅盖严严实实罩住了下面的铁锅吧,究竟盖住了啥样的山珍海味或粗茶淡饭?迥异于晒衣绳上的灰褐老蓝,那一架黄灿灿的玉米格外惹眼-----这绝不是张艺谋胶片里美工道具的刻意布置,而是“兴隆庄”普通百姓的真实生活。我不知道这位老者故土难离的真实原因,不知道他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不知道他还将要继续住多少年,我坚信一点------老人正在过他想要的生活,且怡然自得。我从他家简陋的院落中,从他质朴的笑纹里,看到的不是落后、贫困、而是一种瑰丽的沧桑,一种亲切的熟悉。

且细看,石屋房顶覆盖的并非普通的瓦片,而是大小不等的石片。小锁子指着一片裸露的岩层介绍:这里的石质属于页岩,可以一层层揭开,便是这天然的房瓦了。经先人巧手搭建,鳞次栉比,错落有致,风雨不透,叹为观止。这里上上下下共有几十栋石板房,除了村口的“肖氏宗祠”外,屋顶清一色这种石片。不光是石板瓦让人称奇,家家户户的猪圈更是别具一格。

 

图片

 

 这是一间废弃已久的圈舍,粪坑里积了暗绿的雨水。坑不算大,在平原老家挖这么个粪坑最多半小时,在这里估计至少要十天半月吧?因为是硬生生在石头上一点点抠出来的-----边沿那一层层的凿痕述默默说着遥远的艰辛。村口大牌子上的简介绝对实事求是,这里确实是石的世界,石的海洋,桌、凳、灶、碾、槽、猪圈、石磨、烟囱,无一不石。在一家石墙根,华华兄又有了新的发现--------

 

图片

 

这是什么东东?有眼尖的也许会说:鸡窝呗。。。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华华学兄却说:老弟你说对了一半,左边这两个单间可不是鸡窝,而是供母鸡们下蛋用的产房。看见没-----右边这个盖着红薯秧的毫不起眼的大通铺才是它们真正的窝。进口处三块石板做嘛用-----防盗门啊。当年这山里狼虫虎豹估计不在少数,晚上必须把母鸡公鸡们关进这石匣子才算保险。这两厅一室的布局虽说稍嫌粗糙,却也相当的实用。正如我们在每一处看到的每一件石器,粗矣笨矣,倒是经久耐用。我们不能用今天高精尖的眼光,来评判昨天先人的作品。那些粗糙笨重,经过百年风尘洗练,愈发显得古朴拙雅。智慧是与生俱来的,制造才是与时俱进的,昨天今天明天后天无一例外且无穷匮矣。

我们一行四人,磕磕绊绊,进进出出数十家大同小异的院落,家家大门敞开(如果有的话),绝无吃闭门羹之虞。看似高低崎岖的小路,实则四通八达,相连每一个院落。院落里,小路旁,极少高大的树木,多的是低矮的灌丛。也难怪,石头上能长出点鲜活的绿,就已经很给面子了,不可苛求更多。这一株核桃树算是偶然,不知道要多少年长成今天?这一家坐落在一个小垭口处,相对独立于其他院落,堪称桃源中的桃源(核桃也是桃啊)。木门上褪色的春联,门两旁挂着的干红辣椒,院里的水缸,无一不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我们静静伫立,仿佛看见了凝固的时间正在述说发生在这个小院里的一幕幕悲欢离合......

 

图片

 

置身翼云山,置身石板房,不知身为“旅游者”的你我当作何感慨?有人说,所谓的旅游无非是从自己活腻了的地方跑到别人活腻了的地方去。每一个陌生的地方,原则上都会带给我们一种新鲜的冲动。作为一个景点而言,石板房并没有足够宏大的规模,没有巧夺天工的精巧建筑,甚至没有碧水青山固有的自然功夫;它有的只是原汁原味的山野村舍遗风,拿来还原一段记忆中依稀可辨的历史。震撼?惊讶?悯怀?不知是否还有一种悲天悯人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君且住,从某种意义而言,我们都曾经是石板房村落的居民,或许经过多年与时俱进的演变我们业已淡忘了这一点。

没错,我们东奔西走,四处奔波,归根结底都在追求各个的幸福。幸福是什么?幸福在很多时候,其实只是一种感觉。而且很多时候,这种幸福的感觉需要有一个参照物来衡量对比方可体会深刻。譬如提到西海固,它的贫苦落后深深震撼了我们,震撼之余,暗自庆幸还好我没生在那个地方。捐出一件衣物,捐出一点银子,这种地域优越的幸福感又添几分。譬如提到瑞典挪威,它们这些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的高度文明与发达与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深深刺激了我们。参照它们,再看每天的腾讯新闻,作为一名屁民的悲哀感与日俱增,于是愈加期盼有奥特曼赶紧的出来清理这些个层出不穷的各类怪兽。

看过最后一间石板房,锁子说要带我们去下一个看点------翼云山水库。转出村口,眼前是一条转山小公路,我说正东就是那水库吧,涛子马上反驳-----那个方向哪里是正东,分明是东南嘛!请锁子来定夺吧,他土生土长总不会迷向吧?结果居然是涛子错了!该我洋洋得意了:哈哈,实话告诉你们,我在陌生的城市里,经常分不清东南西北,可要是在荒山野岭,不是吹,啥时候都心如明镜!涛子大惑不解:咦?我靠~~有这么神奇啊?我敢说你上辈子一定是山民!

其实说心里话,我倒是真的愿意做一名山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真切体味下那种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无欲无求的随意与浪漫。这山里虽无宽阔的马路,却也无喧嚣的人群;无林立的楼群,却也无视觉的污染;无车水马龙的浮华,却也无低碳高碳的担忧。更令人放心的是,这里绝无瘦肉精苏丹红地沟油之虞,无动车交尾校车侧翻之患。刨一块红薯即是绿色食品,捧一鞠涧水就是农夫山泉。

石板房是开放的民居民俗博物馆,更是荡涤心神的排污处理站。它会洗去我步履匆匆一路风尘,它会教我重新定义真与善。如果说故宫是一桌奢华的满汉全席,这石板房就是小时候常喝的一碗红薯稀饭,很清很淡,却有一股特有的甘甜;入口暖暖,回味绵绵。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